第三十回 心源探索成吾師,破我創新為此時。

我常說:站在歷史的肩膀上思考創作。身處現代的環境,觀念自由開放、多元融合,或許因為如此,藝術工作者常忽略了傳承而不自知。縱觀中西方諸位大師,無一不是深其技術然後廣其寬度,最後自成一格。師古人之法,除了讓我們可以快速累積前人的智慧與美學之外,也是藉由技術的學習、重複的練習,這個過程可以讓一位學徒焠鍊心性,進而找到自己的天賦,這就是師造化的開始。

第廿八回 追本溯源聊起家,一見根本話賢達。

在中國陶瓷體系,起家的元素應該是「釉」,自古以來,中國的釉總是讓其他國家難以望其項背,我們的釉彩早已超越了顏色的客觀定義,裡頭已經融入了生活與文化,從具象的色與形,昇華到抽象的質感,甚至融合具象與抽象,整合成一種超越形、色、質的味兒。這個中國味兒,是會讓人開始謙恭敬天、瞻仰宇宙。所以對我而言,無論自己的創作走到哪,都不會悖離這個根本。

第廿六回 君臣佐使個司職,藝術之美如畫詩。

以君臣佐使用藥原則來看,因為不同的病症,需要不同的「君藥」,可能治傷風,會以防風為君,但在九味羌活湯,就以防風為臣。藉由君臣佐使各司其職,達到藥到病除的目的。除此之外,中藥還有一種最令人費解的就是藥引,有人甚至說藥引為整帖藥之靈魂,有的奇藥的藥引更是五花八門,但也因此讓我們更加讚嘆萬物之奇。

第廿五回 故宮奇緣藏珍寶,古今一脈演真道。

中華文化我覺得不太一樣,因為他摸不到也看不到,道德經開宗明義:「道可道,非常道。」也因為如此,他只能用感受的,我覺得,從所有的文物上來看,他們都點出了一個共通點,他點出了平衡與歸屬。每件創作,都在創造自己的家,也就是內心的天堂。也因為如此,中華文化不是繁華也不是極簡,說中道甚至還不對味兒,他或許代表著全部,不定義的包羅萬象。我想這也是為什麼中華文化不滅的原因,放開雙手、兼容並蓄,即便元清兩代入侵,他並沒有顛覆中華文化,而是增加了他的精彩。

第廿四回 悠悠文化五千年, 廿一世紀馬足先。

一句「雨過天青雲破處」,我相信是形容一種感覺,不該單單只在顏色上做文章,將感覺幻化成釉色,是中華文化的特質。而當代藝術之美與其豐富性,是每個創作者自己身體力行、真誠地勾勒出來,有信念的創作,就像塵封多年的古代文物一樣,只要時機成熟,還是會蟄伏而出、展翅高飛,令人眼睛為之一亮。

第廿三回 五階秘境自探尋,超越高峰本我孕。

㚕磬在這幾年的創作生涯當中,除了不斷充實自己的積累,也一併追尋更寬廣的靈性生命。我發現,本我的追尋讓我漸漸體會到高峰經驗中的無畏恐懼、內在豐盈飽滿的喜悅,伴隨而來的是一波接著一波的靈感。可能有些片段我尚未能實現,但我相信隨著創作生命漸漸地成熟,未來是很令人期待的。